本站发布的所有与烟相关的信息,只供学习交流!
如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任何信息,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吸烟有害健康,禁止未成年人访问。

浙江衢州“1·01”特大跨国制售假烟网络案破获纪实

  在境外某国经济开发区,有这样一家卷烟生产企业:工厂占地75亩,厂房面积2000多平方米,开足马力一天可生产3万条卷烟,繁忙景象曾令周边企业艳羡;如今,这家“明星企业”因生产假烟并走私入境销售,涉案金额高达2.1亿元,被查封再度成为焦点。

  摧毁这个大规模的境外制售假烟窝点,正是浙江衢州“1·01”特大跨国制售假烟网络案的重要成果。

  “这个窝点生产的假烟,在品牌上从低端到高端、产能上从低效到高效、质量上从低劣到高仿,破坏力强、危害性大,走私入境后严重扰乱了国内卷烟市场秩序,我们必须彻底打击这种制假售假行为,坚决维护国家利益、维护消费者利益。”提到该案,时任衢州市烟草专卖局局长朱建辉告诉记者。

1-19110Q53219.jpg

  新年伊始网住“大鱼”

  这起案件,还要从今年年初说起。

  1月1日下午15:58,杭金衢高速浙赣收费站。一辆白色“苏E”牌照厢式货车刚一停稳,衢州市局专卖人员联合衢州高速交警支队成员立即将车上三人控制住,并在车厢中查获非法卷烟11888条。

  外表无异的一辆货车,缘何能在如水的车流中被准确阻击?

  原来,衢州市局五天前得知近日将有运送假烟车辆途经衢州开往上海、江苏等地,便结合元旦春节卷烟市场监管专项行动,联合衢州高速交警支队在辖区所有卡口“撒网”布控,对来往车辆进行重点排查。这辆车正是“落网之鱼”。

  经核查,车上的嫌疑人蒲某志谎称搭便车去江苏苏州打工,实为护送该批假烟从广东广州运往上海,当场查获的卷烟实物货值达166.43万元。

  1月2日,衢州市局立即将案件移送给衢州市公安局,之后衢州市公安局指定衢江区公安局立案侦查。

  根据数据分析结果,工作人员发现蒲某志在该案中只负责运输,而委托他运输的则是国际货物代理公司负责人赵某海。

  赵某海发觉蒲某志被抓后,准备出逃南非。此时,公安部门早已掌握了赵某海的行迹及出入境信息,并利用边控措施于1月4日在广州机场将其抓获。

  审讯得知,赵某海仅负责联系业务,那这些假烟从何而来?

  工作人员顺藤摸瓜逆向追踪,查到赵某海的“上线”钱某良。钱某良以350元/件的高价运输费用,委托赵某海运输假烟。

  运输线被查后,钱某良担心暴露,1月7日从云南昆明外逃至境外某国。几天后没有觉察到异样,1月13日,钱某良在广西机场入境,通过边防检查站时被早已启动境外追逃机制的公安人员抓获。

  被捕后的钱某良声称,这批货是“阿辉”托人运到广州,再让赵某海交给一个微信名为“东风”的人。

  鉴于案情错综复杂、千头万绪,1月25日,衢州烟草、公安部门成立联合专案组,以衢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为组长、衢州市局副局长为副组长,每周召开例会指挥协调案件侦破工作。

  通过对“东风”进行侦查,专案组发现“东风”是销售商元某荣假借一北京人的身份信息注册的微信号,在公安部门的追逃机制下,于3月21日在深圳铁路公安处将元某荣抓获。

  “下线”查到了,钱某良口中的“阿辉”又是谁?面对钱某良的“一问三不知”,专案组察觉到背后可能隐藏一张更大的网。

1-19110Q53219-50.jpg

  数据追踪“剑”指境外

  钱某良反侦查意识极强,采用多渠道多方式与不同“角色”的人物联系,且团伙骨干核心人员之间大多为单线联系,这为专案组侦办案件增加了难度。

  有交易就会有痕迹。专案组通过梳理案件相关信息及进行外围调查,发现一些涉及卷烟生产的原辅材料和生产机器的聊天记录,由此推断钱某良在境外有个卷烟生产点。

  此案集生产、储存、运输、销售于一体,信息冗杂,分析任务艰巨。2月14日,专案组成立研判小组,对涉案人员的聊天记录、资金往来、人员身份等进行梳理分析,为后期追捕提供数据支撑。

  一个个零散的数据,成为专案组拨开层层迷雾的“利器”,一一落实了涉案人员的真实身份,串联起犯罪团伙网络架构图。

  在浙江省公安厅、浙江省烟草专卖局协调下,专案组与阿里团队协作,通过调取信息、行为、资金、物流、关系五方面数据,借助资金链分析法、货物流向分析法、生活轨迹分析法,陆续掌握了涉案人员位置及窝点情况。

  调查显示,钱某良于2016年9月在境外某国成立了烟草公司,下设财务部、采购部、生产部、运输部、仓储部等多个部门,共引进技术骨干10余人、招收当地工人40余人。

  在其2000多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里,配备有目前国内较为先进的卷接机3台、包装机3台,公司创立之初一直在合法生产自己的注册品牌卷烟,自去年开始从国内采购卷烟生产原料,非法生产假冒国内重点品牌的卷烟。

  该犯罪团伙产运销体系化运作,在该国工厂生产假烟后,由专人通过该国生产报关,将假烟伪装运输到境外第三国,经由广西防城港走私入境,运输到广州中转仓库后,再由赵某海指定专人押送至江苏、上海、山东等地,交由委托客户在国内销售。

  生产规模大、伪造技术高、体系运作精,这样的窝点如不立即铲除,危害必将深远。

  在公安部及国家烟草专卖局、浙江省局的指导下,专案组与时间赛跑,将一个长期盘踞在境外某国,非法从事生产、仓储、运输、销售假烟的犯罪团伙拉出水面。

1-19110Q53219-51.jpg

  多方合力收紧“网口”

  根据已掌握的涉案人员及生产窝点详细信息,专案组在国内“收网”的同时,加快协调境外抓捕。

  为了吸取境外打击涉烟案件的经验,专案组前往云南、广西等地了解边境走私态势,并到上海静安区烟草专卖局及公安部门“取经”,鼓足干劲做好准备。

  查明钱某良在境外某国有生产窝点后,专案组立即与浙江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杭州卷烟厂联系,并组织成员前去学习卷接包装设备基本知识,以便在摧毁窝点时有效固定证据。

  4月9日,公安部、国家局听取专案组情况汇报后,明确了“境内做实、境外延伸,线上研判、线下求证”的办案思路,目标直指该国的犯罪窝点,要求实现全链条打击。

  犯罪网络已清晰,嫌疑人已锁定,“收网”行动有序推进。

  4月中旬,境外生产窝点的生产厂长谭某力、车间主任曾某安在回国期间,分别在湖北、海南被抓捕归案。

  5月,通过中国驻境外大使馆警务联络组、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的协调,境外警方对境外涉案人员进行边控。

  6月10日,该案被定为公安部督办案件。在公安部和浙江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部署下,6月16日至7月6日,专案组对境外的涉案人员展开第二轮抓捕。

  专案组到达该国当天,便及时和当地警方对接,并在其有关人员的陪同下马不停蹄地在泥泞的道路上驱车8个小时到达假烟生产地。

  6月17日,境外生产窝点负责人王某花及技术人员顾某前往境外第三国时被境外警方抓获,感受到工作人员的悉心关怀后,他们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主动联系境外工厂秘书全力配合调查。

  即便前期摸排到位,数据信息实时传输,抓捕过程也难免一波三折。在抓捕工厂基建负责人王某军时,专案组通过前期侦查确认目标地点是家汽车零配件店,但这家店白天一直关着门。

  难道信息泄露了,王某军已经出逃?专案组成员当即决定晚上再去王某军的一个塑料厂摸查。在经过那家汽配店时,专案组成员发现店门竟然开着,店内有四个人,店外有一个保安。

  明确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后,该国警方陪同人员以买零配件为由进店,确认了王某军就在店中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

  嫌疑人就在眼前,由于没有执法权不能直接抓捕。晚上八点左右,在当地警方支援未到达前,王某军一伙人突然开车离开。专案组及该国警方陪同人员一路谨慎跟踪,并与当地警方实时分享位置,最终将嫌疑人抓捕归案。

  人被逮捕后,事情并未结束。在前往该国看守所途中,一群当地人进行拦截并威胁警方放人,情急之下警方鸣枪示警,才惊险制止了这起“抢人”事件,并连夜将王某军转移至该国首都。

  正如“打蛇打三寸”,在钱某良、王某花被逮捕后,这个犯罪团伙没有了“主心骨”,自乱了阵脚,相关嫌疑人相继落网。最终,专案组一举将这个犯罪团伙的“老巢”捣毁。

  截至目前,该案已抓获嫌疑人员23人,其中包括在生产窝点工作的生产技术、管理骨干11人,共上网追逃4人,查明生产假烟超3万件,涉案金额2.1亿元。这个集辅料供应、生产加工、仓储运输、入境销售于一体的全链条犯罪组织被彻底摧毁,国家利益、消费者利益得到有力维护。

延伸阅读:

本站为交流学习站点,所有发布的信息只供参考,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