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发布的所有与烟相关的信息,只供学习交流!
如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任何信息,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吸烟有害健康,禁止未成年人访问。

八闽工匠候选人郑东文:烟机维修的金牌技师

  人物检索: 郑东文, 技校毕业生,福建龙岩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卷包车间一区包装轮保组长,高级技师、全国技术能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1990年,技校毕业的郑东文进入福建龙烟卷包车间,由于肯干好学,技术过硬,不到一年,车间将他安排到维修岗位,从此与烟机结下的不解之缘。

  烟机是生产卷烟设备的统称。从散装烟丝到成品烟包,需要多个烟机设备的高度配合。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公司从意大利引进自动化程度较高的包装机,面对先进的“洋设备”,大家不知从何下手。仅有技校文化程度的郑东文,在高新技术控制的包装机面前毫不畏惧,十分珍惜新设备调试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常常拿着图纸蹲在设备面前仔细比对,细细咀嚼,直到安装调试成功。

  为了看懂全英文说明书,郑东文和同事们一起查英语字典、啃技术资料,一遍又一遍地消化,终于掌握了设备的安装、调整技术,并结合以往的工作经验,将设备维修做到规范化、精细化。

  从普通熟练工种到技术工种,凭借负责任的态度和自觉的服务意识,他从零开始,勤勤恳恳,跟着师傅学习实践操作经验,钻研设备运行原理。正是凭着这股精益求精的执拗劲,他能快速掌握各种新设备的维修技术,碰到故障时,每次都能迅速排除问题,恢复设备运行。郑东文是常年在烟机流水线上维护烟机的首席的维修师。

  “郑工,烟机快车开起来时,包的边不好”,遇到设备问题,现场工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郑东文。“把温度调低点”,郑东文手到病除。

  “设备刚改造安装,宽版中支的烟支调试还在进行。”郑东文说,目前改造的这条流水线,主要设备是10年前从国外进口的。烟机的一整条流水线包含多个自动化设备,技改换了上万个零部件,测试过程会有不少问题。

  “刚才检查发现,开机后机械动作不会完全复位,要改进。” 郑东文说,复位不准确,高速传输的烟包就会被挤压,这样的问题,得想办法马上解决。这样的技改调试场景只是郑东文的一个工作缩影。

  包装机,一个主机的折叠动作就60多个,要对工艺非常熟悉,非常了解才行。车间主任饶伟介绍,二三十年前,制烟机都是从国外引进,包括帕西姆,还有MK-95型 Super-9型,到后来更先进的Protos70M。“技校毕业的郑东文面对国外这些高端的自动化设备,靠的就是执着的摸索。”烟支输送、烟包输送或者折叠动作,都有精确的位置要求。早时,调完还要用量块和辅助工具进行校验。郑东文就这样一点一滴积累经验,做久了,现用手也能分辨设备零部件的安装是否精确。

  “这个面,他一摸就能能感觉出是不是平行”,修理技师晋宙飞说,两个交接地方,如果高出0.1厘,产品就会出问题。郑东文除了修炼自身的本领,还把掌握的技术知识,无偿教授给年轻一代的维修技师。在他的人生理念中,一名合格的工匠,就一定要有积极钻研的精神。郑东文认为,如果没有积极钻研的精神,你在这一行业是做不好的。因此我们要非常认真地深入到这一行,期待我们下一辈的维修人员,能够比我们做得更好、更用心。

  郑东文用辛勤的汗水,谱写了一曲动听的工匠之歌。他在岗位服务生产工艺发明专利。一种卷烟条盒包装机的胶缸防松锁紧装置和包装机、一种电磁离合器及用于卷烟包装机的商标纸叠输送装置、一种商标纸钢印打印装置及卷烟包装机、一种烟草包装机封签真空配风阀、对应辊装置及烟机包装设备、一种烟包剔除辅助装置及烟机包装系统等,都是进口烟机“老了”“生病了”琢磨出来的。

  郑东文有多个项目先后获得公司科技进步奖。2009年《GDX1软包包装机封签胶缸改造》和《GD包装机组CH小包机烟包补偿烟库和烟包剔除装置改造》;2010年《GDX1包装机组“软包硬化”改造》;2013年《提高硬盒包装机组对包装材料的适应性》。郑东文把自己的的聪明才智与公司生产工艺的改进高度整合。

  对于郑东文的始终如一的执着和高操技艺,他有了“烟机维修的金牌医生技师”的雅号。

延伸阅读:

本站为交流学习站点,所有发布的信息只供参考,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